沙漠孤狼 第十一章

 

       陆森愣愣的看着陈霆驾车开出了城堡,他此刻只希望何瀚能够平安无事的被救回来,好让自己离开的毫无愧疚。也许是自私吧,陆森并不想在这种扭曲的关系中觉得亏欠,他只想尽快的结束这种与何瀚之间的羁绊与牵连。。。走到大厅的沙发坐下,他想第一时间知道何瀚的消息,所以打算一直坐在这里,直到陈霆带着何瀚回来。陆森刚坐下一会,没由来的突然觉得心脏传来一阵阵的抽痛,然后猛的一下钝痛,身子不由自主的重重的摔向了身后的沙发里,额头上冒出了许多细小的汗珠。。。


     “何瀚,你醒醒,怎么样?能动吗?”拍了拍何瀚的脸,陈霆的声音听上去还算冷静,但其实心里早就紧张到了极点,他还从没见过如此狼狈的何瀚,浑身上下除了几处刀伤,还有两处枪伤,虽然不是致命的地方,但是明显失血量已经达到一个成年人的最高指数,苍白的脸上没有表情。听见老友的呼唤,微微的睁开双眼,示意自己还有一口气在,陈霆见此,两枪打断何瀚双手上的铁链,扛起人就往水牢外面走,自己的小弟将雷炎捆好,让他跪在水牢门口,陈霆看见他正好一肚子邪火有地方撒了,“看看这是谁啊?!这不是bocso跟前的红人吗?兄弟们,替我好好招待招待他,别让他在自家的地方受了冷遇!”说完头都不回,扛着何瀚赶紧回到车上,一路以最快的速度往城堡飞奔,何瀚虚弱的靠在陈霆的肩膀上,用自己最后的力气抬起头,以微弱到几乎听不到声音在陈霆耳边说了一句,“放过他。。。”陈霆以为自己听错了,用错愕至极的眼神看了一眼何瀚,“操!!”


      在沙发上缓了许久的陆森,因为紧张一直紧紧的攥着拳头,听到外面车队的声音,急匆匆的站起来,差一点自己把自己绊倒,奔到门口时就看见一个保镖打开车门,就看见浑身血迹斑斑、面无血色、没有一点点生气的何瀚。。。心里那一根弦终于绷断了。。。陈霆扛起呼吸微弱的何瀚走进城堡,大步走向医疗室,所有的医生和佣人已经在那里随时待命,陆森紧紧跟在后面进了医疗室,当医生们看见满身是伤的何瀚躺在床上时,不由得感叹,他们何时见过如此这般的狼王,迅速的开始处理何瀚身上的伤,陆森真的没想到,那人出去以后,竟会如此狼狈的回来,脑子瞬间当机了,一句“为什么”脱口而出,在他身边直尺的陈霆,听见了这句话,怒火再也压抑不住了,右手抽出腰间的匕首抵在陆森的颈上,“你他妈说这是为什么?他要是有什么事,我会让你给他陪葬的!”还没等陆森做出反应,陈霆忽然觉得自己左手被人抓住,何瀚不知哪里来的力气竟然抓住了陈霆的左手,用尽自己最后一丝力气说,“你。。。答应过我。。。放过。。。放过他的。。。”说完就晕了过去,抓着陈霆的手,因为失去力气,一下子就砸回了床上,陈霆一把将陆森推倒在地,抓起最近一个医生的衣领问到,“他为什么会这样?你们他妈到底能不能救人?养你们干什么吃的!”陈霆充血的眼球透露着凶狠,其他医生各个噤若寒蝉大气都不敢喘,被抓住衣领的医生颤抖着,“主人,主人他除了大量失血,还,还被毒蛇咬了,那蛇毒是,是专门腐蚀和麻痹神经系统的,被咬中的人3小时内若是得不到及时的救治就会。。。”“就会怎样?”陆森爬起来从陈霆手中抢过医生,抓着医生的双肩问,“就会导致平滑肌及心肌停止收缩,使血压下降,停止心跳。。。”听到医生的回答,陆森忽地放开了医生,睁大的眼睛充斥着不相信,但那医生一点都不像开玩笑的样子。。。不会的。。。不会的。。。回头看着昏迷的何瀚,用双手抱着自己的头,一个劲的摇头。。。。陈霆继续抓过这个可怜的医生,“没有血清吗?”“有是有,只是主人失血过多,本就使心跳缓慢,再加上这种毒素以及中毒时间比较长,不见得能救得回来啊。。。。。”陈霆不再出声,只是静静地看着何瀚的脸。。。


       陆森觉得自己的人生还从没经历过如此绝望的事情,看着那张苍白的脸,竟然湿了眼圈模糊了视线。。。难道你真的就这样死掉了吗。。。一个黑色沙漠堂堂的狼王,真的因为自己就这样倒下了?陆森一步步走到床边,俯下身摸着何瀚的脸,一滴滴的泪落在了白色的被子上。。。


评论
热度 ( 9 )

© wuli等等大王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