沙漠孤狼 第九章

第九章


       陆森呆呆的看着盒子里的每一样东西,手最后落在了一个信封上,黑色烫金且很有质感的信封正面只有一个“森”字,背面用红色的火漆封住了,打开那个沉甸甸的信封是一张又一张陆森的照片,那是从他第一天来到这个城堡里的照片,看着自己从一开始满脸的戒备,到前几天画画时专注的眼神,一张张连在一起,回忆着自己与何瀚相处的每一天,一点一滴就像电影串联在了一起,随手拿起盒子里的东西,发现这些都是他当初带来的行李里的东西,一件不少的都在盒子里,包括他的护照以及一张回家的机票。。。。。。


       在何瀚走之后,陆森第一次踏出房间,看着门口的保镖,“他去哪里了?”不夹杂任何情绪的询问,“报告陆少爷,主人去了对面白色沙漠。”“去干什么?”保镖的神情略显犹豫,“去干什么?”保镖还是决定告诉他,因为何瀚临走的时候吩咐,陆森要干什么就干什么,听他的就好,“主人去报仇。”听到报仇这两个字,陆森的脸上终于有了表情,看看手里的信封,以及盒子里的东西,思索了一番终于明白这个保镖为什么说何瀚去报仇了,“那他有没有说什么时候回来?”“主人并没有说什么时候回来,只是吩咐我们在他回来之前照顾好您,您想干什么就干什么,其他帮里事物一切听从陈先生安排。”“陈先生?”“是的陆少爷,以前主人不在的时候,我们都是听从陈先生安排的。”听了保镖的话,整个人愣在原地,不明所以的保镖,只听见陆森一句声音极为低沉的“为什么”。。。。。。


       回到房间的陆森坐回床头,愣愣地看着手里的相片和机票,整个人就如同被抽走了灵魂,除了那一丝丝的呼吸证明他还活着之外,就跟这一屋子的死物一样并没有区别,直到新的一天太阳升起,慢慢照在他的脸上,伴随着阳光进到陆森房间的,还有一个陌生人的脚步声。“你就是陆森?”进来的人显然并没有多礼貌,陆森转过身看见了一个身穿银灰色西服黑衬衣的男人,“你是他们说的陈先生?”陆森发出一种近乎沙哑的声音,“没错,你怎么还没走?不是还有一个多小时飞机就要起飞了?”陆森并没有回答问题,而是看着手里的机票继续问,“他,会回来吗?”陈霆显然被这句话问的起了火,“呵,陆森,这我就不太明白了,明明是你让他决定去冒这个险的,现在是怎样?担心啊?!如果你想看见的是一个活着的他,会让他去找那个人拿自己的性命相博,而仅仅为了你那所谓的贞操去报仇吗?!干!”陈霆踹开了房门消失在了走廊,而留下的却陆森继续盯着那张机票发愣。。。。。。


       陈霆的话一遍遍的回响在陆森的脑子里,他想不明白,为什么何瀚要拿自己的命作为赌注去帮他报仇,而真正让他蒙受屈辱的却是何瀚自己啊。他不懂,他想不透,他现在唯一清楚的就是何瀚有危险,而且他清楚地知道何瀚能让一个外人来管理这里的一切,就证明他也觉得自己有可能回不来了才会这么决定,想他狼王在这沙漠上能如此猖狂,竟也觉得自己会回不来,想必是危险到了一定程度。他是在担心何瀚吗。。。是啊,他确实在担心,但他为什么要担心那个强迫自己被他占有的人呢?为什么不趁着这个机会赶紧回去呢?为什么呢。。。。。。一遍遍的问自己,却始终得不到答案,就这样浑浑噩噩的过了一整天,夜晚陆森躺在床上望着房顶发呆,也不知什么时候竟然睡着了,或许是陆森太累了,他竟然做了一个梦,梦里是他和何瀚一起骑着骆驼走在沙漠上,何瀚从背后抱着他,侧身抱着他微笑的时候,突然一声枪响,子弹打进了何瀚的心脏,鲜血喷溅在了陆森的脸上,但何瀚的脸上却依旧微笑着,随着一声惊恐的“不!”,陆森满头大汗的惊醒从床上坐了起来,看了看周围的环境大口大口的呼吸,才发现这一切都是梦,渐渐恢复了正常的呼吸和心跳,抬手抹掉了脸上的汗,却听见门外一阵骚动,他穿上鞋走到门口打开门,就听见了阿翔抽泣的声音,“陈。。。陈先生。。。救救我。。。家主人。。。”陆森只觉得好似有人突然给他头上一棒,整个人脑子里只有嗡的一声就瘫坐在了软软的地毯上。。。。。。


评论
热度 ( 2 )

© wuli等等大王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