沙漠孤狼 第八章

第八章      


   

   陆森不知道自己睡了多久,睁开略肿的眼睛看到房间黑漆漆的并没有开灯,自己虚乏无力的身体刚刚想挣扎着坐起来,就扯到身后,钝痛使他整个人一下子摔进柔软的床中,双眼瞪着黑漆漆的房顶,眼尾趟下了泪。。。。。。


脸色阴郁的何瀚抱臂胸前依靠在书房大大的落地窗上,整间书房因为没有开灯的关系,几乎看不见任何东西,窗外似有似无的月光照着何瀚的脸,感觉整个人的气息危险异常。身后的门被推开,“主人,查到是一直伺候陆森的素锦在酒里动了手脚,是属下办事不利让她跑了,已经派人去追了。”“谁的人?”虽然才三个字,但是大鹏却似听见了来自地狱的声音一般,“主人,是白狼。。。”大鹏被何瀚周身的寒意冻得背脊发凉,他看着何瀚就像盯着来自地狱的死神,“去准备一下,明天晚上行动,把我的东西收拾好。”平静的语气就像说着一件无关紧要的出行,但大鹏知道,他的主人已经很多年不再自己出去解决问题了,这一次竟然为了那个陆森要自己亲自出马,“主人,这个人真的值得你这么做吗?”大鹏第一次质疑何瀚的话,“怎么,你有意见?”何瀚转身侧着头看向大鹏,“不是的主人,只是这次实在太危险,就让大鹏带人去,主人在家等消息吧!”“怎么你的废话越来越多了!这里什么时候轮到你说话了!”何瀚的声音又加了几分冷硬,“可是主人。。。”“这里没你的事了,滚出去准备吧!”何瀚不等大鹏的话出完,就将人赶了出去,回过身继续盯着无边的沙漠,眼睛里发出的光是那样的狠厉。。。。。。


“出去!你们都滚出去!”卧室里的陆森冲每一个进来的人嘶吼,把所有端进来的食物打翻了一地,所有人都不知道该如何处理时何瀚出现了,穿的依旧是不变的一席黑色,打开卧室的门,一步步踩在打翻的食物上,“我说了,滚出去!”背对着门坐在床边的陆森,再一次对进来的人大吼,“阿森,不吃饭你会生病的。”何瀚的声音从背后响起,陆森整个人僵住了,扭过头已怨恨到极致的眼神看着何瀚,“呵呵。。。你还来干什么!怎么?玩够了,不是应该让我自生自灭的吗?还在乎生不生病吗?”何瀚从未觉得一个人的言语竟能如此这般伤到自己,捏了捏自己的眉心,“阿森,你听我解释,我。。。”“够了!解释什么?这一切不是你安排好的吗?你不是已经得到你想要的了吗?还要怎样!”陆森虚弱无力的站起身,面对着何瀚,以一种枕戈泣血的眼神看着何瀚,那眼神就像一件冷兵器刺进了何瀚的心,疼痛伴随着无比的寒意。。。“陆森,我知道你恨我,就算是你要报仇也要吃饱了才有力气不是吗?我要出去几天,等我回来,随你怎么报复我。”何瀚以一种近乎请求的眼神看着陆森,希望他不要因为自己而慢慢消沉最后出现什么意外,他宁愿陆森恨自己,至少这样能让陆森永远的记住自己。。。陆森再一次被何瀚弄糊涂了,他为什么要用这种眼神看自己,为了让自己吃饭,甚至同意自己随意报复他。。。何瀚最后看了一眼陆森,就转身离开了房间,而陆森却坐在了床边闭上眼,双手抱住了头。。。。。。


回到书房的何瀚,拉开了自己办公桌的抽屉,拿出了一张陆森的照片,摸了摸照片上认得眉眼,掏出了一把匕首插在腰间。大鹏进到书房,看见桌子上的照片,不由叹息自己的主人竟然动了真心,“主人,一切准备好了,可以出发了。”“好,你先出去吧,我一会就下去。”看着大鹏出去,抓起身边的电话打了出去,“陈霆,帮我一个忙。。。。。。”


陆森不知是听了何瀚的劝,还是想通了什么,吃了佣人送进来的饭菜,但始终不踏出房门一步,站在窗前看着外面的沙漠,陷入了深深的思绪中不能自拔。一阵敲门声让陆森惊醒过来,进来的人既不是何瀚也不是大鹏,“陆少爷,这是主人要我交给你的,说是等他出发以后,让我亲自给您送来,让您务必看完它。”看着来人手中的纸盒,终是慢慢的走过去接了过来,放在床上后迟迟没有打开,等到来人出去有一会后才慢慢的打开盖子,而里面的东西却是陆森从来没想过的。。。。。。


评论 ( 2 )
热度 ( 6 )

© wuli等等大王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