沙漠孤狼 第五章

第五章

 

       与何瀚一起骑骆驼应该是这几天里最能使陆森高兴的事情了,虽然骆驼的绳子在何瀚手里这一点算不上完美,但是任何事都会有小小的瑕疵的,反正陆森是那么安慰自己的。因为沙漠中心区的风沙太大,两个人均遮上了面纱,陆森的注意力全都在沙漠中的风景上,而对另一个人来说风景却是陆森。大概是从未见过如此的风景,陆森觉得自己的眼睛简直是不够用的,沙漠中偶尔出现建筑物的残垣断壁,从风化程度来看,至少也有几百年的光景了,陆森一遍遍的叹息着,为着这些他眼中最纯粹的艺术气息,他下意识的伸手想去自己的背包里拿画纸和画笔,却摸了个空,叹气声更大了,而且配了一副天塌脸,然后怨恨的瞪着何瀚,“这么看我干什么?”何瀚被他怨恨的眼神定的有点发毛,“哼,我要喝水,我要撒尿!”“你到底是要喝,还是要尿?”轻笑的何瀚发现自己也是会开玩笑的,“你管我,你转过去不许偷看!”从骆驼上蹦下来,脚深深陷进了炙热的黑沙中,绕到一块大岩石后面解决了。出来后走到何瀚的骆驼下面,“喂,我要喝水。”他从上面俯瞰陆森的感觉很好,“可是我没带着水。”一句话差点让陆森崩溃,“你是不是傻啊?在大沙漠里骑行,你竟然不带水?你是不是让人伺候傻了,万一以后破产了自己一个人生活,不是要死的很难看!”何瀚听着这些话挑起了一边的眉毛,“怎么?在你眼里我就那么没用吗?”“难道不是吗?这么大的沙漠,没有水还走那么远,一会脱水渴死在这怎么办?”“你放心,有我在不会让你渴死的。快回骆驼上去,我们要赶路了。”“已经走那么远了,现在往回走也会渴死的!”陆森不情不愿的又上了骆驼,整个人蔫蔫的耷拉着脑袋。随着骆驼的步伐,陆森的脑袋一晃一晃的摆动着走了一会。“喂,别跟要死一样,去洗把脸吧!”何瀚跳下骆驼走进了黑色沙漠中的一汪绿洲。闻声抬起头的陆森完全没有想到在沙漠中会有这样的绿色沙洲,他跳下来紧走两步抓住了何瀚的衣角,“喂,你确定这不是海市蜃楼吗?”“你去试试不就知道了。”不理呆掉的陆森,走到湖边洗了洗手,然后一屁股坐在了软软的细沙上,背靠在一块长得跟遮阳篷一样的岩石下,两边都是胡杨树和沙枣树,绿油油的看着就凉爽。陆森眼睛直勾勾的盯着那个小湖,一步步靠近生怕眼前的都是幻觉,一个踩不稳就掉个沙坑里了,揶揄到湖边慢慢蹲下,伸出一个手指慢慢戳向湖面,“诶。。。那个。。。那个。。。这是真的耶!”兴奋的回头想叫他,却发现他只知道他是狼王,并不知道他的名字,那个了半天,“谁是那个???”陆森以为他生气了,鼓起了嘴歪向一边,“你又没告诉过我你叫什么。。。”“我叫何瀚。”“哦,何瀚,何瀚,名字没什么特别嘛,我还以为你这狼王的名字多霸气呢!”一边说一边用两只手捧起清凉的湖水玩,显然没注意何瀚因为听到刚才那句话而变了眼神,玩了一会水突然想到了就张嘴问了“诶,何瀚,你真的不怕我跑了吗?”发出的问题好久没有得到回应,慢慢的转过头,发现那人靠在岩石上正在闭目养神。回过头歪了歪嘴觉得无聊,眼睛一亮好像突然想起了什么,默默走到骆驼休息的地方,看看自己的骆驼,又看看何瀚的骆驼,坏心眼的走到后面用力踹了踹何瀚骆驼的屁股,没想到那骆驼竟是自己站起来走了。。。对,站起来自己走了!“诶~~~”骆驼仿佛自带了屏蔽功能,任由身后的人大呼小叫,就是连头都不回。突然陆森捂住自己的嘴,像贼一样偷偷的看何瀚,发现他并没有醒,心里瞬间形成了一个逃跑计划,既然何瀚的骆驼跑了,自己又有骆驼,而且这里还能带走一些野果作为粮食,那就捡日不如撞日,今日不跑更待何时?

       他用自己的面纱装了好多果子,然后骑上骆驼就跑,刚走没两步就觉得骆驼一晃,身后突然坐了一个人,吓得陆森差点叫出声来,“你。。。你不是睡着了吗?”“睡着了也可以睡醒的嘛!怎么?不喜欢我的骆驼?那也不用把它踹走吧!害得我只能跟你同骑一匹骆驼了,还是说。。。你是特意制造这个机会的?”何瀚将双手从陆森双臂下穿到前面把缰绳攥在自己手里,还就着骆驼的步伐一晃一晃的,用自己的前胸不轻不重的撞着陆森的后背。陆森只觉得自己脊椎发凉,整个人僵硬的扭过头,“谁说。。谁说我是诚心的啊!我就轻轻碰了它一下,它自己就走了,我叫它它都不理我的啊。。。”陆森越说越心虚,生怕何瀚问他为什么自己一个人走而不叫醒他。“哦?是吗?那你怎么不叫我啊?难道想把我自己一个人扔在这,自己回家?”陆森支支吾吾的说不出一个字来,“哈哈哈,放心,你是跑不出这里的,还是乖乖跟我回家吧!”何瀚不打算追究他逃跑的事情,毕竟自己带他来这里,也只是更进一步对陆森的测试而已,收紧了手里的缰绳,慢慢的朝城堡的方向走着,一路上相对无言,但是气氛确实意外地和谐,陆森并不排斥何瀚的怀抱,也许是因为茫茫沙漠中有一个能依靠的人是很好的,又或是因为他并没有追究自己逃跑的事情而觉得愧疚,总之一路上他都是靠在何瀚的怀抱里的,小小的接纳让何瀚心情很好,黑色的面纱下扬起了那鲜少人看得到的笑容,而且那样温柔。

 

 

       好不容易终于回到了城堡,何瀚扶着陆森从骆驼上下来,他很自然的伸过手,让何瀚很是受用,他又回头拍了拍骆驼的头,“嗯,真乖,以后你就是我的独有专属坐骑了,你就叫。。。恩。。。就叫喋喋吧!”抿着嘴笑的时候,又露出了他那醉死人的小酒窝,可是何瀚俨然被这个称呼震到了,“额,那个,为什么叫喋。。。喋啊?”一脸不解的何瀚等着他的解释,“额,其实我也不知道,就突然想到有一个昆虫‘喋喋’的叫,所以就决定了!不行吗?不是送给我的吗?不能取名字吗?”“好,好,就叫那个额。。。喋喋好了。”何瀚微微扶额表示不能理解,“去洗个澡,一会准备吃饭了。”虽然想不通自己送出的骆驼为什么名字那么挫,但总算他喜欢,也不枉费自己的心思了。看着陆森被大鹏带回到自己房间,心里竟是觉得甜甜的,也露出了震慑四方的笑容,之所以叫震慑四方的笑容,那是因为这个城堡里的所有人,都没有见何瀚的笑容,所有人都觉得自己一定是疯了,他狼王也会笑。也许是许久没有这种感觉了,竟是让一向警惕的何瀚忽略了那一撇望向自己的,带着浓浓恨意的双眼。。。。。。

 

 

       然而沙漠的另一边似乎并不像表面那么平静,照在白色沙漠上的太阳,折射出令人刺目的光,让人看不清眼前的一切。。。。。。“安排的怎么样了?”一身白衣的bosco坐在泳池边的躺椅上,问一直服侍在自己身边的雷炎,“主人放心,一切安排妥当,正如您所料,何瀚那家伙似乎对他很上心,就等他一步步向我们靠近了。”bosco闻言诡异的笑了,身边的雷炎也扬起了嘴角。

 

 

回到房间的陆森回想着一路出去玩的情形,他从那人身上感觉到的气息和素锦与自己说的并不太一样,陆森再一次迷惘了,到底怎样的才是真正的何瀚?卸下一身黑衣,走进浴室洗去一身的风沙,与脑中驱不散的迷惘。。。穿着浴袍从浴室出来后,发现了床上摆放整齐的衣服,又是那黑压压的颜色,本以为自己还像以前一样讨厌黑色,可是这次他却觉得黑色的衣服有时候也是很好看的,欣然的换了衣服呆呆的坐在沙发上,换回他意识的是敲门声,素锦走进来看着自己疑惑的眼神觉得莫名其妙,“怎么了素锦,哪里有问题吗?”“少爷,您。。。还好吗?”陆森上下看了看自己,又摸了摸自己的脸,“没事啊!怎么了?有话直说,别吞吞吐吐的。”“少爷,您要小心啊!主人对你越是好,越是危险啊!你可要处处提防小心啊!”陆森看着素锦的表情一点都不觉得她会骗自己,可是何瀚的表现又不像她所说的那样,挥之不去的问题又一次占据了自己的心,“素锦,那个人真的像你所说那么残忍冷酷吗?”“少爷,你千万不要被假象蒙蔽了啊,素锦没有骗你啊!”素锦双手紧紧的握在一起放在,“素锦你别激动,我不是不相信你,只是我觉得他跟你说的不太一样而已。”陆森连忙向素锦解释他并非不相信她,而是有些疑问罢了,“少爷,我知道你是好人,所以素锦才不想你像别人一样被那样对待,主人之所以对你好,无非就是要得到你,你一定要小心啊!”陆森低头不语,他到底应该相信谁呢?看陆森低下了头思考,素锦也不再出声,默默离开了房间。

       晚上除了陪何瀚吃饭,就是做个咖啡继续看书,偶尔听听音乐,他很意外的发现何瀚喜欢的音乐类型有很多种,但大多都是比较老的歌曲。白天有的时候何瀚会带自己到外面走走,有的时候是坐车,有的时候又会是小型直升机,陆森表示更喜欢他的喋喋。这些日子的时光过得飞快,一转眼过了一个星期了,而这些日子的相处让陆森对何瀚的态度缓和了多,不仅仅因为相处的和睦,更因为再前两天突然出现在自己屋里的一整套高级的画笔和许多很好的画纸。他对于何瀚的敌意渐渐降低,竟是一时忘记了自己寄人篱下的现状,站在落地窗前望着外面黑色的沙漠,他不知将自己的思绪丢在了哪里。。。。。。

 

 

      大鹏发现何瀚的心情似乎很好,虽然还是没什么表情的变化,但至少不再是散发出冻死人的冰冷,“主人,要不要我去叫他陪您吃饭?”眼看到了晚饭的时间,“不用了,他最近一直在画画,把饭送到他房间,我过去吃。”大鹏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主人竟然因为不想打扰那个人画画,而去他房间吃饭,大鹏的内心是崩溃的,“愣着干什么?听不见我说的?”何瀚刚刚还想着陆森专心画画的神情,好心情一下子就被大鹏的愣傻而打破了,“哦,是,主人。”看大鹏出去,不由得又去想陆森的每一个专注的画面,温柔宠溺的眼神不尽言表。本以为日子就会这样安稳地过下去,何瀚竟然没想到如此反转的剧情竟然真的发生在他与陆森之间。。。。。。而他也因为这一次,离陆森更远了。。。。。。


评论
热度 ( 2 )

© wuli等等大王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