沙漠孤狼 第四章

第四章

“你先出去,我换好衣服就跟你去吃饭。。。”陆森心虚的声音让何瀚听得很是舒爽,“这是我的地盘,为什么要听你的呢?”微笑着看着只裹着浴巾的陆森,那眼睛就像狼在盯着自己的猎物不容桎梏,陆森侧过身,抱住自己的双肩,不敢抬头看他,“那。。。我过去拿个衣服,去浴室换。。。”一边说一边穿着拖鞋往床边蹭,每走一步都生怕自己的浴巾掉下来,一只手护住自己的胸口,一只手抓着浴巾。何瀚被他的动作逗得快笑出来了,要不是自己训练有素的脸时刻保持高冷,怕是现在要露出自己的两排牙齿了。看着每走一步都小心翼翼的陆森,他觉得自己像是发现了新大陆般,原来这个年纪的男人,还能如此孩子气。陆森朝着何瀚坐的床的另一边慢慢前进,心里盘算着自己从距离他最远的地方拿到衣服,然后立刻回到浴室穿起来,眼看自己离着衣服仅有一步之遥了,不由得加快了速度,一步上前就去抓衣服,结果一脚丫踩上了床帏,重心不稳的垂直倒下,自己竟然趴在了何瀚的小腹上。。。何瀚被突如其来的人砸的不明不白,看着趴在自己小腹上的人没有动,陆森怯怯的抬头,对上了何瀚投来的目光,“怎么?你想在吃饭前增加一些‘娱乐’项目?”陆森被问得猛地起身,膝盖撑起自己的身体就要起来,哪知道自己的膝盖出卖了自己,一下子就把自己身上唯一的浴巾给跪了下去,他赶忙伸手想要拽起来那不争气的浴巾,结果忘了自己的膝盖还跪在上面,而自己猛地发力拽,愣是重心再一次不稳直直的把何瀚又扑在了身下。。。何瀚纵使再好的自制力,也禁受不住被同一个人一分钟内连续扑倒两次,而且每一次在自己跟前露出更多白晃晃的肉,何瀚明显觉得自己喉咙干渴了几分,眼前是陆森放大却极其震惊的脸,眼与眼之间的对望,让何瀚的目光停留在了陆森的眼里。陆森显然没想到局面竟然演变成了现在这样,趴在何瀚身上一动不敢动,只是愣愣的和何瀚对视着,他不得不承认作为男人,自己在相貌上从未觉得输过给谁,但眼前放大的脸,让自己觉得震撼,浓浓的剑眉,高挺的鼻梁,薄薄的红唇,棱角分明的脸庞,感觉这是自己见过的最好的设计品。那人的眼很深邃,深不见底,一丝丝的凛冽寒冷,却又那样的孤独,这是陆森第二次从他的眼睛里看见孤独。“你这是在邀请我吗?”首先发声的是何瀚,陆森被何瀚的声音拉回思绪,慌乱间不知道拿什么遮住自己,突然伸出一只手挡在何瀚的眼睛上,以自己最快的速度起身,抓起浴巾扣在了何瀚脑袋上,双臂捧起床上的衣服飞快的跑进浴室,反锁。何瀚缓缓地拉下扣在脸上的浴巾,上面还有陆森的体温,和沐浴后淡淡的香气,叹了一口气,掸了掸被弄皱的衣服走出了房间。

陆森冲进浴室的第一件事就是以光速穿上了所有的衣服,然后把耳朵贴上了浴室的门,想着自己怎么出去面对刚才的人和问题。狠狠的吞咽了自己嘴里的口水,长吁一口气,静静地听着外面的动静,听了一会发现并没有异样,想好了一系列的对白,坚定的开了门,却发现人已经走了。就好像得到了缓刑一样,做了一个大大的深呼吸,塌下了肩膀。刚刚放松警惕,门就开了,吓得陆森往后退了一大步后背撞在了浴室的门上,看见进来的是素锦,陆森拍拍自己的胸口表示吓死宝宝了,“素锦吓死我了你。。。”素锦表示不明状况的楞了一下,“陆森少爷,主人说中午就不吃饭了,晚上再去陪他。”后面又陆续进来两个人,原来今天的午饭被送进了自己的房间。“素锦,他去哪里了?”陆森走到饭桌前问着站在一旁的素锦,“不清楚。”“素锦,你能不能不要那么紧张?跟我说说话,聊聊天,或者给我讲一些这里的事情。”陆森用自己最真诚的眼神看着素锦,又像是祈求,“陆森少爷,这里是埃及的黑色沙漠中心,这里的狼王是主人,他主宰这里的所有事情,所有的人,只要是主人决定的事情,是没有人任何人能够改变的。您还是好好伺候主人,没准主人真的喜欢你,能多留你些时日。”陆森看着素锦的表情,就知道她还是对自己有戒心,“素锦,你是不是有什么不开心的事?虽然我现在不能帮你什么,但是我一定会是个好听众。”“陆森少爷,你是好人素锦知道,但这里的事情并不像你想的那么简单,狼王。。。他没有人性的,我看过他无情的抛弃每一个床伴,任他们自生自灭。。。你要小心啊!”素锦的话一遍遍地刺激着陆森的神经,看着眼前的食物发愣。难道这就是自己一直面对的人?从这两次接触中,陆森觉得那个狼王并没有那么可怕,反而一再的照顾自己,只是限制了自己的自由,可是从素锦的陈述中,又觉得他对那人根本没有一点点的了解。陆森迷茫了。。。。。。

整个下午,陆森都找各种理由让素锦跟自己在一起,听素锦说了很多狼王的残暴冷漠,如何在竞拍中寻找适合自己的猎物,满足之后又是如何将猎物抛弃。在每一次交易中残忍的杀戮,细数着狼王手上无数的鲜血。。。。。。整个下午陆森都是在震惊中度过的,因为他第一次了解到真正的权势与主宰到底是如何的可怕、黑暗与无情。。。。。。

何瀚这边过得也不轻松,从房间出来以后,所有的思绪都在陆森那里,想着两次的扑倒,白花花的肉闪着自己的眼,沐浴后的淡淡的清香,让自己的思绪不宁。一个人在书房沉寂了很久,直到大鹏来汇报对面白色沙漠的动静。“主人,对面似乎很平静,照旧参加每周的竞拍,买一些有的没的货色回去。并没有发现可疑的人特意接触陆森。”何瀚仍旧思考着大鹏汇报的情报一言不发,踱步走到落地窗前,凝望着白色沙漠的方向,心里只有一个声音,陆森,你千万不要背叛我,否则我不知道我会做出什么样的事情来。。。。。。

经过一个下午,陆森对何瀚大大的改观,当然不是好的改观,而是从心底里瞧不起这个人,更对这个人的无情与冷漠而失望。然而在素锦的提醒下,他又要去陪那个让他从心底里开始抵触的人。接过素锦手里的衣服,看到的又是自己最不喜欢的黑色,让心情更加郁闷,眉头皱的紧紧的。换好衣服随大鹏再一次到了何瀚的卧室,陆森习惯性的做了一个深呼吸走了进去,这次意外的发现那人并没有坐在电脑前,而是在空旷的地方加了一张餐桌,准备好了几道菜。陆森走到桌前,思绪复杂的看着何瀚,想着下午所闻的一切,眉头皱的又深了几分。何瀚抬头看见的是形成川字的眉头,不觉得心情坏了几分,“这表情看着我干什么,坐下吃饭。我不习惯抬头看人。”陆森被这句话激得紧握拳头愤愤的坐在了他对面,何瀚自顾自的吃了起来,今天是他特意让厨房准备的陆森家乡菜,可是看着那人的表情,何瀚一点都没有觉得这饭菜好吃,食之无味。陆森想不再看那人,决定将注意力全都集中在饭菜上,毕竟自己还没吃晚饭,到了这个时间自己也是很饿了,低头看见了满桌自己的家乡菜眼睛亮了亮,刚要动筷,就想起了那人平日的手段,想必这也是自己目前作为‘新欢’的特别待遇吧?等到自己失去新鲜劲以后,也是落得和那些被抛弃的人一样的下场,想到如此这般,竟是也吃得全然没了兴致。陆森的表情自然是没有逃过何瀚的眼睛,他突然觉得自己今天的决定很失败,因为特意命人找来的厨师,并没有让陆森开心,反而加重了不开心的成分。一顿饭就在无言中结束了,大鹏来收拾餐具的时候,何瀚非常不悦的对大鹏说,“叫这个厨师以后都不要再出现在我眼前了。”陆森快速抬头看着何瀚,“你干什么?为什么要这样?他哪里做的不好了?”“因为他让你不开心了,而我因为你不开心心烦,所以以后都不想再看见他了,有什么不可以吗?”“你。。。”陆森被他的霸道震到说不出话来,他再一次印证了素锦所说的话并非虚言,心也沉到了谷底。。。。。。大鹏领命出去干活了,陆森依旧愤怒的看着何瀚,“收起你那种眼神,我不喜欢。你是来服侍我的,不是用来批评我的。”何瀚表现出了愤怒与烦躁。愤怒的是明明一切都是因陆森而起,却怪起了自己,烦躁的是他不喜欢陆森这样对自己。何瀚径直坐在了沙发上,陆森依旧站在饭桌旁边不再看自己。过了好一阵,陆森似收拾好了情绪,走到何瀚跟前,“今晚要我干什么?”语气冷的都快结冰了,“你想干什么就干什么,但范围是我能看得见的地方,不要打扰我就好。”今晚的古怪要求,再一次让陆森不明所以,以自己高能的分析能力,他不需要干什么,仅仅在这屋里呆着就好,也就是说只需要自己陪着他而已。陆森点点头,回过头开始寻找自己可以打发时间的东西,走到一个小书柜前,想要找找有没有自己喜欢的书,却发现眼前都是各国的原文书,自己能看懂的无非是英文,看了几本书的名字,更是让陆森咋舌,这些书太过专业,是自己绝对不会看的书,可是从这些书的老旧程度来看,绝对被翻看过不止一次。回头看了看何瀚,那人却拖着一本书看得津津有味,“你看得懂这些书?”陆森终是没能忍住问了出来,“嗯。”答案简单的让陆森想接都难,“额。。。你为什么要看这些书?不会觉得很无聊难懂吗?”“不会,这里有很多学问,很有用的。”“你会那么多国家的语言?”“恩。”“怎么学的?”“从小就请了老师来教。”“那你小时候过得还真是有够乏味。”何瀚听到这句话抬起了头,“我生来注定要承担很多,所以一切由不得我来选,只能接受安排。”显然陆森并没有想过他给的答案是这样的,始终看着何瀚的眼睛,第三次,这是第三次他看见那人眼中的孤独,除此之外他觉得他的话又是那样的无奈。收回眼神,怔怔的看着那些他并不懂的书名,自己刚刚定下的心神再一次起了波澜,到底哪一个才是真的他。。。。。。

何瀚看他背过身呆呆的站在书柜前不知在想些什么,他也在思考自己为什么会跟他说那么多,甚至从未跟与自己一起长大的陈霆说过,为什么会对这人袒露自己埋藏在心里的想法呢?低下头不再看他,看着书却一个字也看不进去了。良久,抬起头再看向陆森,那人已在另一侧沙发睡着了,何瀚合上手里书,拿了一条毯子盖在他身上,低下的身子拉近了距离,何瀚第一次这样看陆森的眉眼,就像童话中的娃娃,抬手拨开了散落在眼皮上的几缕头发,整个人停在了那里,何瀚听见了自己的心跳声,他震惊的抬起身,捂住自己心脏的位置,他感受到了自己的心跳,自从他看见自己的母亲死了以后,就再也没有因为某个人而如此心跳过。。。。。。平复了一下情绪,叹了口气去睡觉了。转天一早,陆森一动从沙发上掉了下来,摔得自己生疼,朦胧着眼揉着自己的屁股,发现自己竟然在沙发上睡着了,左右搜寻那人的身影却找不到,看了看地上的毯子心想还算他有良心给自己盖了东西不至于感冒。活动着自己的颈肩走出了房门,看见素锦站在门口等着,“你怎么来了?”素锦担忧的看着他,“陆森少爷,你。。。你没事吧?”陆森从她的眼神里看见了同情二字,翻了个白眼,自己睡了一夜的沙发已经够惨了懒得同她解释,就回了房间,洗了澡吃了早饭,又躺在了自己的床上舒展下窝了一夜的筋骨。中午时素锦端了午饭,还有一套当地人的衣服,说主人下午要带他出去,陆森的眼睛瞬间亮了起来,自己已经在这里三天了,还没有出去过呢,而且他还想看看附近的情况,看自己是否能逃出去。兴奋地吃了午饭,换好衣服安静地等待着。

过了不到一小时,大鹏就把陆森带到了一楼大厅,这是陆森第一次以清醒的状态到一楼大厅,因为来的时候是昏过去的。刚站定就看见何瀚走了出来,和自己一样穿着当地人的衣服,与自己第一次见他时一样,一袭黑色裹身,透出一股肃杀的气息。“走,带你去骑骆驼。”拉起陆森的手就朝门外走去,走出大门,看到了喷泉,陆森简直不能相信自己的眼睛,他竟然在沙漠看见了喷泉!一路被何瀚拉着手也没挣脱,就走到了凉棚下,两头骆驼并排卧在那里,何瀚一只手抓着陆森,一只手摸向了骆驼,“这是给你的,送是我送你的第一个礼物。”陆森惊喜得看着礼物,也伸手去摸。何瀚突然觉得一顿饭不如一只骆驼,无奈的摇摇头,“就咱们两个人去吗?”“是啊!你还想带着谁?”挑眉看着陆森,“你就不怕我跑了?”“呵呵,你确定你有这个能力跑掉吗?”感觉到何瀚的不屑,陆森觉得很不爽,眼珠一转扬起了另一侧何瀚看不见的嘴角。


评论
热度 ( 3 )

© wuli等等大王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