沙漠孤狼 第三章

第三章

听见了那人的召唤,一步一步的走过去,看着那人一点点在眼前放大,心跳的声音也越发的明显,咚咚。。咚咚。。咚咚咚。。。咚咚咚。。。越来越快,越来越没了章法,“你,要我做什么?”何瀚玩味的看着陆森,“你说呢?我在办公,难道你不该为我这个主人煮一杯咖啡或者按摩一下吗?”何瀚整个身子依靠在老板椅上,单手扶着下巴露出了难得一见的笑容。“就这样?一杯咖啡和按摩?”陆森似乎不太相信自己的耳朵,因为先前那人留给自己的印象,应该不仅仅只要这些而已,“哦?难道你还想为我再多做一些别的什么?”何瀚笑的更加明显了,“没!没!我去煮咖啡!”何瀚看着他忙不迭的跑向吧台里面,手忙脚乱的煮起了咖啡,像是在欣赏一出小丑精心排练的默剧。不一会随着咖啡香气在屋里弥漫,一杯香浓的小熊拉花摆在了何瀚面前,“这是咖啡?”何瀚看着眼前微笑的小熊,眼睛都瞪大了几分,“是啊,晚上喝太浓的咖啡不好,所以我加了些奶进去,又觉得一层单调的奶泡不太美观,所以顺手做了个小熊在上面,怎么样?不错吧!”陆森越说越兴奋,好像做了好事等待被夸奖一样,抿着嘴微笑,露出了脸上的一个酒窝,“呵呵,不愧是大设计师啊!连一杯咖啡都弄成这样。”本来是要发作的,他最爱的意式特浓竟然被换成了只有女生觉得不错的小熊拉花,可是在看见陆森那笑容和小酒窝以后,他竟是没有不高兴,反而端起了那杯咖啡喝了下去,浓浓的奶味儿填满整个口腔,跟咖啡混合的比例刚刚好,既不会觉得苦涩,又觉得咖啡的香气更柔顺了,“嗯,还不错。过来,给我按摩,让我看看你这大设计师的才华还有多少是没被挖掘的。”何瀚指了指自己的肩膀,闭上双眼回味着那杯小熊拉花的滋味,等待着陆森的按摩。陆森还未品尝自己煮咖啡的胜利果实时,又一个难题来了--按摩。他要怎么按呢?自己不会啊!但是让他迟疑的还是和那人零距离的接触,看那人闭上眼等着自己,还是慢慢的走过去,心想自己也是出去按摩过的,就凭着自己的记忆给他随便按按好了。走到何瀚的身后使劲搓了搓双手,慢慢的放在那人的肩上,隔着一层衬衣感受到了温热的体温,而陆森的手有点凉,没有干过粗重活的手白皙且骨节分明,手指葱白干净,软软的指腹让何瀚觉得这是一双女人的手,陆森稍稍用力捏着肩膀,一边偷偷观察那人的表情,然而并没有发现觉得不舒服的表情,于是觉得自己还是很强大的,虽然没有学过按摩,但自己天赋异禀,凭着记忆都能掌握一门技术。按了好一会,陆森以为他睡着了,就从那人的肩上撤下了自己的手,“怎么停了?”陆森被突然出声的何瀚吓了一跳,一抬手就磕在了椅背上,“哎呦~~~痛死了~~~”何瀚诧异的转过头发现陆森两手相握,痛的直叫,“怎么那么粗心?”站起身,整个人面向陆森握起了他的手查看,雪白的手背被磕出了一条红红的印字,有一点淤血的感觉,何瀚皱了皱眉始终盯着那条印子,错过了陆森脸上丰富多彩的表情。陆森还在揉着自己的手背,突然眼前的人起立转身,一把抓过了自己的手揉搓,而且还皱起了眉,显然比自己被磕了手还要不悦。陆森茫然的看着他一系列的动作,竟是忘了自己的手还在别人手里,手上的痛感被忽略,取而代之的是那人修长、厚实有力且干燥的手碰触自己的感觉,那触碰竟是让陆森忘了要将自己的手抽出来。“还疼吗?”何瀚见陆森不回答自己的问题,转身按了桌上的电话,“拿药箱进来!”语气明显的不太好,而陆森却傻傻的站在那里,完全没有回过神来。不一会大鹏拿着药箱进来了,一进门就看见愣在那里的陆森,大鹏看的不明状况,只是将药箱放在何瀚面前的桌子上转身离去了。

何瀚打开药箱,拿出了活血化瘀的药膏,转身继续抓过陆森的手,挤出了一点,抹在那道红印子上慢慢涂抹,将陆森唤醒的是药膏发出的那凉丝丝的感觉,看着别人如此心疼自己的手,耳根慢慢的热了起来,透出了一丝微红,“我。。。我没事的,自己来就可以了。。。”迅速的抽回自己的手,慢慢的揉着他手上那一抹刺眼的红。何瀚看着眼前的陆森也是发起了愣,自己为什么会那么在意他的手呢?难道是因为陆森是设计师,手很重要??一直到陆森离开他,他才发现自家当初那么在意他的手,是因为爱。

收回双手的何瀚双手插进裤袋,表情恢复了以往的清冷,“你回去吧,明天中午我会在餐厅吃饭,到时候来陪我。”说罢就走进卧室的卫生间去了。陆森看着何瀚关上了卫生间的门,愣愣的看着自己的手,慢慢的走出了何瀚的卧室。大鹏在门口站着,没想到陆森竟然出来了,而且整个人都傻傻的发呆,大鹏也没心思多理他,带着他走回了自己的房间,就离去了。陆森怔怔的关上了门,一屁股坐在了床脚,回想着刚刚发生的一切。他不明白,不明白为什么那人那么关心自己,而自己却不讨厌那人的关心,一切的一切,远远超出了去见他之前的所有预想。整个人像是筋疲力尽一样,一下子躺在了床上,继续思索着刚刚的事情,那人的眉眼,那人的表情,那人手掌带来的温度,想着想着竟是睡了过去。

何瀚走进卫生间,打开水龙头洗了洗手上的药膏,搓了两下之后,动作越来越慢,自己的指腹蹭过自己的手被停了下来,恍惚间竟是觉得自己摸到的还是陆森的手,愣了还不到几秒钟,何瀚突然抬起头看着镜子里的自己,那表情温柔的不像自己,不!他是狼!他是这黑色沙漠里的主宰者狼王!他不应该有这种表情,也绝不能有!一把扯下自己的领带,退去所有的衣服一把扔进垃圾桶,转身走进了浴缸。闭上眼,让自己的身体慢慢的沉进浴缸的水面下,大约一分钟的时候,猛地起身,一把抹掉脸上的水,再次睁开的眼睛变得凶狠凛冽,好像那只沙漠里的孤狼又回来了。

何瀚一早就出去了,而陆森一觉睡到仆人进房,感觉有人在叫自己睁开眼看见了昨天的仆人,“你来了?有事吗?”揉了揉眼睛坐了起来,发现自己还是穿着昨天回来时的那身衣服,“少爷,您的早餐送来了。主人说,他中午要和您一起用餐,请您在用餐前一定要沐浴更衣。”女仆唯唯诺诺的说着,陆森直直的看着女仆,发现这个女孩子胆子小的让自己无奈,“好,我知道了。你叫什么?是专门负责照顾我的吗?”“是的少爷,我叫素锦,是主人专门派来伺候您的。”“素锦?好,以后不要再叫我少爷,我叫陆森。明白了吗?”“好的陆森少爷。”陆森翻了个白眼,觉得自己刚刚经历了一段很无力的对话。拗不过只好该干什么干什么去了,洗漱一番吃了早餐,看着女仆站在自己身边寸步不离的守着,觉得很是别扭,自己虽不缺钱,却也不可能请佣人这么伺候自己,一顿饭吃的很是不自在,看着素锦收拾碗盘,他觉得一定能从她嘴里知道一些信息的,“素锦,你知道你的主人,是什么来历吗?他叫什么?”素锦停了手里的动作看向陆森,“陆森少爷,主人的名字我也不知道,只知道他是这片黑色沙漠里的狼王,人们都叫他黑狼,主人主宰着黑色沙漠里的一切。”然后收回眼神,呆呆的看着眼前的餐具。“那么你呢?你也是被他买来的?被迫留在这里伺候他的?你的家人呢?他们没有找你吗?”素锦手在颤抖,满满的泪水凝聚在了眼眶,“他们。。。来找过我,不过他们都死在了这片沙漠里。。。再也没有出去过。。。陆森少爷,我先出去了,给您准备的衣服一会我就拿进来。”拿起了餐具快步走出了房间,陆森显然没想到他得到的答案是这样的,从素锦的话中,陆森觉得是那个狼王强迫素锦在这里伺候他,甚至害死了素锦的家人,他突然觉得自己被昨天的假象蒙骗了,气愤的很。一边生气,一边觉得自己蠢得可以,竟然忘了自己也是被那狼王买来伺候他的,自己还傻傻的被昨晚的假象弄得思绪万千,一把抓向自己的头发来回揉,一脑袋柔顺的头发,变成了炸毛。看了一眼屋里的落地钟,已经11点过了,想起来中午还要陪那匹狼吃饭,无奈的走向了浴室开始洗澡。

素锦拿着一会陆森要穿的衣服走了进来,听见浴室的水声知道他在洗澡,便将衣服平整的铺在了床上就出去了。出门差点撞上了狼王,吓得她脸煞白,赶紧侧身站在门边,何瀚看了看把头低的都看不见脸的女仆,并未多加在意,径直走进了房间。优质的羊绒地毯,使得皮鞋踩在上面并不会发出声音,何瀚随着水声望向了浴室,回头看见床上铺好的衣服,是自己最喜欢的黑色,满意的勾了勾嘴角。身体向后双手撑着坐在床上,好整以暇的等着出浴的陆森。在浴室洗澡的陆森从未想过那狼王会来自己的房间,洗完澡发现自己没有拿浴袍也并没有多在意,只在下身裹了一条浴巾就走出来了,发梢的水,一滴滴的落在了白皙的锁骨上,而陆森的眼神却停留在了眼前的狼王身上,“你。。。你怎么进来了?”“我?我为什么不能进来?”陆森发现狼王的把自己从头看到了脚,而自己连一件衣服都没有穿,唯一陪伴自己的仅仅是一条浴巾。。。。。。


评论
热度 ( 4 )

© wuli等等大王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