沙漠孤狼 第二章

第二章

 

经过一夜,直到转天的中午陆森才醒过来,微微的睁开眼,刺眼的光亮让他无法很快的睁开眼睛看清周围的环境,但是身体的触感却是柔软的,脑中迅速回顾了昏倒前经历的一切,猛地坐起身揉了揉眼睛看着周围,这是一件卧房,整个屋子里沉浸的是极其古朴奢华的装饰,但是却以黑色系为主,黑色蔷薇花的壁纸,以及蔷薇花样式的烛台吊灯,陆森的职业病告诉他,这里的主人很喜欢蔷薇花。低头打量了一下自己,衣服换过了是一件宽大的睡袍,洗过了澡,脖子被铁链磨破皮的地方也被处理过了,只有脚还是微微的胀痛。掀开被子,找到了拖鞋,踩在了极厚的羊绒地毯上,让陆森觉得脚没有那么难受,刚要站起身来,门就被推开了,进来的是一个亚洲人,陆森警惕的盯着走进房间的人,那人却站在门口看着他,“我家主人在书房,请你换身衣服跟我去见他,衣服在那边的衣柜,我在门外等你。”那人说罢转身就出去带上了门。陆森在想刚才那人的话,主人?是买走他的那个人吗?为什么要见我?买我回来做什么呢?该不会是真的要伺候他吧?一系列的问题在陆森的脑子里炸开来,突然门又开了,“你最好快一些,我家主人不喜欢等太久。”还是刚刚那人,丢下一句话又关上了门。陆森思考了一会,最终还是决定去见那个人,毕竟人在屋檐下,而且自己目前还是被买回来的“奴隶”,他单枪匹马的一个人,在不了解情况以前什么都做不了,走到旁边的衣柜,看着里面好多种衣服,最终他挑了自己最爱的白色系,棉麻材质的衣服,让他觉得轻松了不少。走到门前,深吸了一口气,慢慢的打开了房门。

陆森跟着那人,从一条左右都布满房间的长廊,走到一个楼梯前,看了看周围,自己好像在一栋很大的别墅里面,心想自己是离开那片沙漠有多远了,毕竟自己这一路走来都没有发现类似的建筑物,而且从屋子里的装修来看,是典型的拜占庭风格,不由得惊奇,这埃及也有这样的建筑吗?还未曾有过多的细想就跟着那人到了一间很大的书房,不,应该叫图书馆。整个房间四面墙,除了一整面的落地窗,其他三面都是书柜,里面装满了各种书籍,落地窗前有一架极大的三角钢琴,离着不远是一组沙发,那人正在沙发上看书,这一次陆森看见的是没有面纱的那人,浓浓的眉毛,高挺的鼻梁,薄薄的双唇微红,棱角分明的脸型,却看不出任何表情,想是听见脚步的声音,那人抬起了头,正好与陆森对上了眼神,他惊奇的发现,与那人对视的时候,自己竟觉得在看一只狼,眼睛里是看不见底的深邃,眼曚散发着冷冷的光,让人觉得畏惧,凛冽,又有一丝丝悲伤,陆森不知道为什么,竟然看着这样的眼神发起呆来。那人看着眼前的人,觉得很有意思,别人都不敢和他对视那么久,而且这里所有的人都知道他喜欢黑色,可他却偏偏穿了白色系到自己跟前来,真是有趣。合上手里的书,放到茶几上,“怎么,我很好看吗?”微微的翘起一边的嘴角,戏虐的问着眼前新买的奴隶。“啊。。。不是。。。我。。。只是。。。”一时间被问得哑口无言的陆森,竟是结巴了起来,“好了,我没时间听你解释,我有几个问题想问你,你要如实简单的回答的我,我不喜欢听一些没用的东西,明白吗?”双手交叉,放在自己的腿上,整个身体向后倚在沙发背上。“哦,好。”陆森局促极了,从没有人这么对待过他,“你叫什么什么名字,从哪里来?为什么来这里?你认不认识Bosco?”陆森反映着一些列的问题,然后从容的回答,“我叫陆森,从H城来,我是来这边旅游的,我并不认识你所说的那个人。”不卑不亢的回答问题,是作为一个优秀设计师的习惯,然而在带陆森来的那人眼里,简直是不知死活的做法。而提问的人却是饶有兴致的听着这一番话,“哦?旅游?你旅游能旅到奴隶贩那里去?不过,你不认识Bosco最好,要是让我知道你是他派来的人,我保证让你再也走不出这片沙漠。”阴郁的眼神投射到陆森的身上,不由得让陆森打了一个寒颤。“大鹏,带他熟悉一下这边的情况,晚上带他来我房间,顺便告诉他晚上要做什么。”陆森回头看见一直站在自己身后的人点了头,示意他跟自己走,可是一想刚才的话突然觉得不对,回头看着眼前的人说,“等等,为什么我晚上要去你的房间?你要做什么??”陆森的恐惧写在了脸上,不由得让那人觉得更加有趣,“当然是要做你身为一个奴隶应该做的事情,等到了晚上你不就知道了?”说完这番话,便不再看陆森,拿起书继续读了起来。陆森则被迫的拉出书房。出了书房,大鹏一边走一边说着,“主人不喜欢反抗,你最好聪明一些免得受皮肉之苦。主人每次买回来的奴隶,都是伺候自己的生活起居的,包括床上,你是聪明人,应该懂我指的是什么。不过往常每一个,都没能在主人那里呆的时间超过一个月的,希望你能打破这个先例。你除了伺候主人,其他什么事情都不需要做,想要什么随便吩咐这里奴隶就可以,主人不在的时候,你可以想干什么干什么,但是最好管住自己的嘴和手脚,不要想逃跑,因为你根本出不去,而且还会死的很难看。到了,这是你的房间,主人不需要你的时候,你就睡在这里。”陆森听完大鹏的话,觉得自己心里住了一万头羊驼。看着大鹏打开房门,走了进去,看着屋里的环境,不由得觉得自己真的变成了不折不扣的金丝雀,屋里的一切都是奢华的,不用细想都知道屋里一切价值不菲,但是自己可是一个堂堂的男人啊!让人养成男宠是他绝对接受不了的现实,“我说大鹏先生,你们主人是不是搞错了,我是男人啊!他要我伺候。。。伺候他,我又不是女人,我怎么伺候他啊?!再说了,现在都什么年代了,我怎么会变成奴隶呢?你们这是违法的啊!”大鹏被他的话逗笑了,“我说,你还没搞清楚状况吧?这里是埃及,在这里的奴隶是合法的,在我们黑色沙漠里,黑狼就是法律!而且你不是女人又怎么样?外面就没有男人和男人上床的吗?放心,主人很温柔绅士的,你不用太紧张!”陆森更是惊讶了,什么?在这里黑狼就是法律?而且他还喜欢和男人上床?陆森觉得自己要疯了,不对,是那个人疯了!!!“你先在屋里好好呆着,一会我让人给你好好收拾一下,换一套衣服,去spa做个全身护理,晚上吃完饭我带你去主人房间。”大鹏退出房间,全然不理会一脸错愕的陆森,将门反锁。等他反应过来的时候,门已经打不开了。完了。。。。。。这是他唯一的想法,这次的旅行不但没有收获,还把自己整个人都搭进去了,先是没了自由,还被人绑做奴隶买卖,更可恶的是竟然被买回来做男宠,坐在沙发上不由得扶额叹气。。。。。。

叹息了好一阵,陆森站起身开始寻找可以逃跑的机会,整个房间从里到外,从卧室到卫生间,挨个搜索,最终以失败收场,最后来到窗边,想看看是不是可以跳窗,没想到自己看下去的时候,竟是被吓到了!凭借自己的推断,这高度就是跳下去自己也是命丧当场,更何况这厚厚的钢化玻璃,自己根本就打不碎,而且整个窗户是全封闭的,根本没有一处是可以打开的。整个人连表情顿时垮了下来了,一副天塌脸坐在了沙发上,不满的捶打着抱枕。另一边坐在电脑前的何瀚,却是另一幅耐人寻味的表情,按了旁边的电话,“查一下陆森的来历,1个小时后送到书房来。”吩咐完以后,双手撑在桌面上,看着屏幕的眼神更加深邃。

陆森呆呆的坐在沙发上,还在忧愁自己的处境时。门被从外面打开了,“走吧,我带去你spa,然后吃点东西,带你去主人那里。”陆森没有打算去,大鹏抬起手,勾了勾食指,从门外又进来两个人,拉起他就走向了沙龙房,一路不论他怎么挣扎都是徒劳,毕竟自己是一个设计师,平时又很少锻炼,瘦弱的身材让自己甚是无奈。被驾到沙龙房,大鹏使了一个眼色,男男女女上来一堆人,陆森只觉得自己浑身上下都是手,开始剥自己的衣服,刚要喊出声,就被一记手刀打晕了,“你们这些没用的,不听话就这样来,难道还要我教你们吗?给你们三个小时,把人给我收拾好了!”大鹏打晕了陆森,教训了一下没脑子的奴隶就转身走了。其他人吓得禁了声,等大鹏走了,才开始精雕细琢起陆森来。

大鹏走进书房,将资料交双手递到何瀚面前,何瀚拿起资料看了起来,陆森,28岁,H市人,国内设计师新起之秀,曾获得亚洲设计大奖,以及欧洲设计新秀奖,父母双亡,没有兄弟姐妹,单身。看着这一连串的资料,何瀚还是没能松开皱着的眉头,“人呢?”大鹏早已习惯自己主人冷冷的语气,“在沙龙房,晚上7点准时给您送过去。”何瀚手里的资料,又吩咐大鹏,“去,给我看看对面有什么有什么动静。”“是。”大鹏领命退出了书房,何瀚放下资料走到窗边,看着对面白色沙漠不知在想些什么。

等陆森再醒过来,自己已经被“打扮梳洗”好了躺在自己卧室的床上,坐起身揉了揉发痛的脖颈,走到卫生间,看了看镜子里的自己,果然不同于刚才,此时的自己很是精神,一身不刻意而剪裁别致的小西装穿在了身上,不过是自己最不喜欢的黑色,头发也被弄得自然蓬松且柔软,身上散发出了一种大自然沁心的味道,心里想着,那人就喜欢这样的人吗?还未等细想,就听见了脚步声,侧身望出去看见的并不是他意想的大鹏,而是一个女孩子,穿着女仆的服装,端来了许多吃的东西,出来看着晚饭,却是一把抓住了女仆的手腕,“你会讲中文对不对?你能不能放我出去?”陆森不放过任何一个可以逃出去的机会,“对不起少爷,我不能放你出去,我要听主人的,否则会被打死的!你还是赶紧吃饭吧,一会还要去伺候主人呢。”那女仆也是何瀚从奴隶市场买来的,自然不敢造次。他又一次失败了,看着眼前丰盛的晚餐却是没有食欲,女仆转身赶紧离去,怕眼前的人再有什么不切实际的要求。看着又被锁上的门,陆森还是吃了他胃里能够装下的食物,因为他很清楚他要保存实力,不放过任何一个可以逃出去的机会。刚吃的差不多,大鹏打开了门走了进来,“呵呵,胃口还不错嘛!很好,一会好有体力伺候主人。跟我走吧,主人不喜欢等人。”他看了看大鹏身后的两个保镖,自知并不是他们的对手,所以乖乖的跟着大鹏走了。走了好久,左转右转的都快记不清来时的路了,不由得又感叹这人是多有钱,难不成买了一城堡回来住?很快大鹏停下了脚步,轻轻的敲了敲门,打开门后看向自己,“进去吧!劝你最好老实点,不要让主人不高兴,否则你连明天的太阳都看不到!”陆森很是惊讶原来大鹏也是会敲门的,轻哼一声擦过大鹏的肩膀就走进了卧室的大门。果不其然如他所想,整个卧室还是以黑色系为主,即使照明很强也算不上明亮,卧室很大,大到让陆森觉得冷清,此时何瀚就坐在大落地窗前的办公桌前对着电脑盯了很久,陆森未出声打扰,只是静静地站在那里,望着眼前的人,那人紧锁眉头不知在看什么,“站在那里做什么,还不快过来!”抬起眼看向了自己新买来的奴隶--陆森。一身小西装像是量身打造般穿在了陆森身上,让何瀚忍不住多停留了几秒的目光,而这种欣赏的表情却是何瀚从未在任何奴隶身上出现过的,但在陆森的眼里,这种眼神却是赤裸裸的色欲。。。。。。


评论 ( 3 )
热度 ( 2 )

© wuli等等大王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