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何科学饲养吸血鬼【9】

卷卷:



薛可勇站在路中央,保持着被崔艾伦扑到怀中的姿势僵立着,脖子梗住般的朝向巷角。

 
 

巷角静静的,探出头的树梢落下稀稀拉拉的影,墙壁上残破的广告纸被风卷起半页,又落下。

 
 

好似从未有人光临。

 
 

可薛可勇坚信自己不至于老眼昏花到看错。

 
 

一把揪出扎在怀里不愿意出来的小鬼,薛可勇咬着后槽牙直直往回走。

 
 

不满的崔艾伦哼哼唧唧地扑棱想要挣脱。我的怀表!

 
 

别讲话,先回家。薛可勇目不斜视地揪着人迈大步,背后冷汗涔涔。

 
 

崔艾伦一瘪嘴巴,脚步顿顿地回头张望,他的一半心魂还挂在那块怀表上。

 
 

丢!薛可勇放松了二十几年的胆都在今天破掉,头发都快竖起。别回头!

 
 

阿勇。崔艾伦眼球滴溜溜地看着脸色怪异的薛可勇。你怎么了?

 
 

薛可勇不想吓到小鬼,只是压低了声音按下崔艾伦好奇回头看的脑袋。先回家。

 
 

可是,阿勇。后面有人跟着我们。

 
 

!!!

 
 

薛可勇瞳孔骤缩,拉住崔艾伦蓦地向窄巷出口跑。

 
 

唔唔唔,刚刚喝的血要吐出来了。崔艾伦被拖得狼狈不堪,眉毛都衰兮兮垂下。阿勇,你好怕那个女人。

 
 

……女人?薛可勇脚下一绊。

 
 

对啊。崔艾伦拍着胸口喘气,指指后面。就,后面那个啊。

 
 

薛可勇僵硬地转过头,对上双巧笑倩兮的美目。

 
 

每次见到我都要逃走。穿着奇特花纹女人笑着走进薛可勇,抱着臂看了眼崔艾伦。你这当哥哥的护弟弟护得严重。

 
 

你是……紧张带来的防备感还没有褪去,听到女人提到崔艾伦,薛可勇眉头一皱,拉了崔艾伦挡到身后。或许自己真的眼花,这人身上衣服的花纹奇特张扬,却又好像不同于那面具人的。

 
 

女人卷翘的睫毛颤了颤,依旧笑道。上次在酒吧,我们见过的。

 
 

酒吧?

 
 

薛可勇依旧面无表情地盯着眼前的佳人。按理说他对美人都过目不忘,偏偏记不起眼前这位笑意嫣然的女人。

 
 

啊!是上次给我酒的姐姐。崔艾伦终于忆起,惊喜地对薛可勇瞪圆了眼睛。

 
 

原来是小鬼认识的,薛可勇心底长出一口气。夭寿,这样吓破胆要减寿十年。

 
 

嗯。女人看了眼崔艾伦,矜持笑着,倒也不似酒吧那晚对崔艾伦十分主动。我叫Amy。

 
 

我叫……

 
 

叫乜啊你。薛可勇随手敲了下小鬼的头,后者捂着额头眼角眨巴出泪花花。又打我!痛!

 
 

唔好意思啊,美女。薛可勇展开招牌式靓仔笑。这是我细佬,小鬼头不懂事。

 
 

我不是小鬼。崔艾伦呲牙。

 
 

Amy笑盈盈地弯了眉眼望着薛可勇。那,靓仔,你的名是……

 
 

我是阿勇。和美女讲话到一半的薛可勇勾了小鬼脑袋进怀里,低头警告。再乱动小心扁你。

 
 

你已经打过了!崔艾伦原地扑棱。

 
 

名唤Amy的美女被晾了半刻,只微笑看了对面二人的打闹,标志的笑容连弧度都不曾变过。

 
 

咳,不好意思啊美女。薛可勇咳嗽几声。

 
 

你们,兄弟。女人看向崔艾伦,柔声道。感情真好。

 
 

阿勇,你把Amy看成面具人哦。洗完澡的小鬼抱着浴巾在沙发上滚来滚去。

 
 

你叫的倒蛮亲热。薛可勇一把扯了浴巾过来,按住不老实的崔艾伦给他擦头发。也不知道是什么人,就敢告诉人家名字,你现在是目标任务知不知。

 
 

系啦。崔艾伦上下左右摇晃脑袋配合阿勇手上动作。可是她有请我喝酒。

 
 

还提酒。薛可勇咬牙切齿。上次你变样或许就是醉酒搞得!

 
 

崔艾伦不服气地抢毛巾盖在阿勇头上,穿了件宽大的T恤站在沙发上,露出一截白花花的腿,踩上阿勇膝盖耀武扬威。不可能!

 
 

你就知不可能?薛可勇挑了眉看他。

 
 

上次我喝了半瓶高粱酒都……没,事……

 
 

静默。

 
 

薛可勇甩了毛巾跳起来追,崔艾伦捂着头满屋子蹿。

 
 

我说冰箱里那半瓶高粱酒怎么不见了!你过来,我不揍你!

 
 

我就喝了一点!一点点!崔艾伦皱着鼻子大喊,嗖嗖跳上沙发跳下地板。

 
 

鸡飞狗跳,满室热闹。

 
 

白天的一小点波动就这么被嚷嚷闹闹地扔在脑后。

 
 

屋里的暖色灯光透过玻璃窗浸亮了一圈夜色。老旧颓破的单元房因为这映射的光而显现出奇特的温暖感。

 
 

也是一点光亮。

 
 

闪烁在单元房下,闪烁在蔻红指尖。面容姣好的女子缓缓吐出个苍白幽暗的烟圈。白雾弥漫,模糊了表情,看不真切。

 
 

唯有一双黑白分明的美眸,微微眯起,遥遥盯着那扇暖黄的窗。

 
 

tbc

 
评论
热度 ( 50 )
  1. wuli等等大王卷卷 转载了此文字

© wuli等等大王 | Powered by LOFTER